輝山乳業黯然隕落 昔日“首富”今安好?

  曲終人散。昔日“遼寧首富”楊凱旗下的輝山乳業,如今在資本市場上黯然隕落。

  18日晚間,港交所發布公告稱,將自12月23日上午9時起,對輝山乳業(06863.HK)的上市地位予以取消。

  兩年多前,輝山乳業股價遭遇閃崩,約300億元市值在半個小時內灰飛煙滅,此后一直停牌,直到如今被強制退市,公司高管也離職殆盡,僅剩楊凱一人。昔日光芒不在,令人唏噓。

  近日,上證報記者走進輝山乳業的廠區,進行了一番探訪。

  驚魂一日

  輝山乳業匆匆走完資本市場之旅,實非偶然。

  危機肇始于2016年底,彼時,沽空機構渾水連續發出沽空報告,直指輝山乳業“造假”,比如虛假宣稱苜蓿草全部自供來夸大利潤率、部分牧場涉嫌資本支出欺詐、實際控制人可能偷漏上市公司價值至少1.5億元資產等。沽空報告還稱,即使公司財務沒有造假,但也似乎處于違約邊緣,因其杠桿過高。另外,輝山乳業大部分股份已作為貸款之抵押品,若借款人無法支付保證金,則長期持有人將面臨重大風險。

  雖然,輝山乳業極力澄清,對渾水報告進行了逐條批駁,否認了一系列指控,認為渾水的指責毫無根據,但是渾水的沽空報告,揭開了危機的冰山一角。

  不久后,真正的危機到來,壓垮輝山乳業的最后一根稻草出現——極度緊張的資金鏈。

  2017年3月23日下午,遼寧省人民政府金融工作辦公室主持召開一次特別的緊急協調會議,會議的主題便是圍繞輝山乳業的債務問題。70多家輝山乳業的債權人,包括23家銀行、10余家融資租賃公司等機構參會,金融債權預計至少在120億元至130億元。輝山乳業實際控制人、董事長楊凱承認公司資金鏈斷裂,但稱公司將出讓部分股權引入戰略投資者,并通過重組在一個月之內籌資150億元,以解決資金問題。

  次日早間,消息走漏,輝山乳業二級市場的股價斷崖式下跌。回顧驚魂時刻:2017年3月24日11:30至12:00之間,輝山乳業盤中股價突然直線跳水,以近乎90度的角度掉頭向下,同時成交量也快速放大。約25分鐘后,公司股價從2.80港元附近快速跌至最低0.25港元,盤中最大跌幅超過90%。此后5分鐘,公司雖股價略有回升,但至中午12時早間收盤,僅報收于0.42港元,較前一日收盤價2.80港元跌去85%,整個上午的成交金額達4.53億港元,創下了自2015年10月以來的新高,當天合計成交量達到7.79億股,換手率為5.78%。

  以總股本134.76億股計算,輝山乳業的總市值由前一日的約377億港元,跌至不到57億港元。此后,輝山乳業停牌至今。

  這驚魂一日,也是輝山乳業在資本市場上的最后一個交易日。

  強制退市

  12月18日晚間,輝山乳業亦發布公告稱,公司被港交所取消上市地位,即強制退市。

  在這之前,輝山乳業曾試圖通過重組來渡過這一“劫難”,但最終無功而返。

  2017年3月27日,即輝山乳業停牌后的第三天,港交所上市部認為,公司并未符合《上市規則》第13.24條有關擁有足夠業務運作或資產的規定,故根據《上市規則》第17項應用指引將該公司置于除牌程序的第一階段。

  2018年9月27日,輝山乳業進入除牌程序第二階段。

  今年2月8日,輝山乳業發布公告,現有的內地管理層向管理人提交了涵蓋83家中國附屬公司的重組計劃,如果完全照該計劃實施,83家中國附屬公司資產將從集團中劃分出來,注入到新成立的公司。

  兩個月后,今年4月,輝山乳業召開第二次債權人會議,由于以銀行為主的普通債權人與有財產擔保債權人反對比重超過50%,《遼寧輝山乳業集團有限公司等八十三家企業重整方案草案》在第二次債權人會議上被否。

  5月3日,輝山乳業進入除牌程序的第三階段。此后,有消息稱,伊利乳業或將以15億元入主輝山乳業,成為后者新的重組方。隨后,伊利方面作出回應:“項目還在商談中,還存在不確定性。”

  不過,這一可能挽救輝山乳業的重組計劃,最終還是不了了之。

  12月18日,港交所表示,直至11月15日輝山乳業除牌程序第三階段屆滿前,公司并沒有提交任何復牌建議。因此,港交所決定取消該公司股份在港交所的上市地位。

  再過幾日,即12月23日,輝山乳業將正式告別港交所,在資本市場上收起最后的余輝。

  “首富”安好?

  曾幾何時,輝山乳業被視為港股市場的優質公司之一。

  2002年,時年45歲的楊凱,帶著對家鄉品牌的熱愛,開始了輝山乳業的經營管理和戰略規劃,開創了“自營牧場”模式。

  2013年9月27日,輝山乳業在港交所上市,募資金額超百億港元,市值一躍成為海外乳業上市公司的前三甲。

  2014年10月8日,輝山乳業和荷蘭乳業巨頭皇家菲仕蘭有限公司(美素佳兒)宣布成立合資公司,在中國運營完全垂直的嬰幼兒配方供應鏈。

  表面上看來,一切都很順風順水。2015年,楊凱憑借140億元的身家,躋身胡潤百富榜上的沈陽首富。次年,楊凱則以260億元身家,躋身胡潤榜第66位,一度成為遼寧首富。

  但水面之下,則暗流洶涌,輝山乳業的問題在不斷累積,光芒也在逐漸暗淡。在楊凱登頂遼寧首富的2016年,輝山乳業的危機也開始引發,楊凱也因此被拽下神壇。

  2017年11月,楊凱因未履行法院判決被遼寧省盤山縣人民法院列入全國法院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相關信息顯示,因為沈陽乳業、輝山乳業集團欠借款人錦萬鑫匯商貿有限公司1300萬元,楊凱承擔連帶清償責任,但因其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因此被列入全國法院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伴隨輝山乳業隕落的,是曲終人散。遼寧沈陽輝山經濟開發區輝山大街99號,是輝山乳業的原辦公地址。上證報記者獨家探訪發現,該廠區已遭廢棄。一場冰雪之后,這里廠區荒蕪人跡,更顯破敗蕭瑟。

  此外,輝山乳業的高管也陸續離職,僅剩楊凱一人。據工商登記資料顯示,輝山乳業集團(沈陽)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仍為楊凱。

  輝山乳業集團(沈陽)有限公司位于遼寧沈陽的虎臺石大街120號。上證報記者在現場看到,該廠區生產仍在繼續,不時有運輸車輛進進出出,似乎并未受強制退市消息的影響。

  作為當地人最熟悉不過的乳制品品牌,輝山仍然難被市民割舍。一位市民告訴記者,雖聽聞輝山乳業強制退市的消息,但自己還一直買輝山的產品,“前兩天還剛買了一箱。”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财神捕鱼打财神秘诀